当投票年龄下修到16岁,显而易见的改变正在社会上演

绿色展品 188申博太阳城直属现金网 210浏览

当投票年龄下修到16岁,显而易见的改变正在社会上演

十来岁的孩子,在课堂上,便已不着痕迹的被启发了对国内和世界各地环境的想望,也奠下了关注国内时事、好奇世界发展的基础。学校课程非常注重学子的思辨能力,听起来像是口号的东西,却真的落实在课堂中。

你知道奥地利的投票年龄吗?
二十岁?十九岁?十八岁?十七岁?
公布答案:十六岁。

奥地利的选举投票权年龄本来为十八岁,在二○○七年,国会顺利的把投票年龄下修到十六岁,因此,奥地利也成为欧盟中第一个其公民在满十六岁后,就可以行使全面性投票权(除了总统、国会、邦议会、地方选举、欧洲议会选举以外,还有公投与连署)的会员国。

是否下修投票年龄,在奥地利也持续了多年的沸腾争论。反对者不外乎是保持「未成年年轻人心智不够成熟、容易受影响」的疑虑,最后国会以「十六岁公民已达刑事责任年龄,并拥有法律行为能力」为由,多数表决通过这项决议,这也符合奥地利的民情:鼓励人民从小了解并参与国家政策。

在下修投票年龄的同时,被选举权(可以参加选举)的门槛也降低,候选人参选资格最低年龄跟着下修。只要在选举投票当天满十八岁,即可合法参加所有民选政府机关的竞选(原本是十九岁),而总统选举则是满三十五岁。[1]

我身边有好多个很有想法的孩子,我常常觉得,他们甚至比我们这些为了生计、忙着赚钱的大人还要关心时事。当时投票年龄下修到十六岁的消息传出,老实说,我并没有太注意相关新闻报导,觉得不过就是水到渠成。直到有次选举时,我一个就读高中的学生来上钢琴课,突然跟我讨论各个参选的政党,很认真的问我有没有研究哪位候选人以及政见时。我猛然体会到,下修投票年龄后引起的社会改变,实实在在的发生在我的生活中了!

其实我有的时候就像一些被生活麻痺的大人,如果有选举,也会因为习惯而选自己熟悉的政党或候选人,也不怎幺去关心详情,不时也会抱怨:「选谁都一样,没差啦!」被学生热切的问着,才发现自己面对选举的态度确实太草率了,摸摸鼻子很不好意思,开始来研究一下候选人的政见。

可能我平常的形象真的太散漫了,我有个学生满十六岁后,第一次可以行使投票权时(那次是市议会以及区议会),还在投票前晚传讯息给我,热心的提醒我,隔天要记得去投票。

那次地方选举结束,排斥外国人的右派政党大胜,我另一位当时十七岁的学生传了讯息给我,语气十分紧张,非常担心我的心情受到影响,我感动的同时,赶紧安抚她,说我没事。

她告诉我,她与同学们都没有投给排外的政党,原来她们在选举前都有好好研究,发现右派政党拿出来的许多数据都是加工过的,试图製造外国人就是惹事生非还有消耗国家福利的样子。「他们对于外国人如何努力工作,还有缴税养奥地利人,都绝口不提!」她忿忿不平的说。

在奥地利政府官网上,用了很大的篇幅解释为什幺公民在十六岁就应该行使投票权,内容大致如下:

行使投票权利为一个民主国家中政治参与的基本形式。十六岁的年轻人已具备刑事责任,并延伸法律行为能力,已经在思考自己的人生规画,也必须为自己的教育和未来的职业生涯做出决定,部分的年轻人在这个年纪也已就职。因此,国会决定授予十六岁的年轻人参与政治决策过程的权利,为自己的生活环境和未来做出决定。

对于将被选举权的年龄全面下修到十八岁,政府是如此解释的:

政治就是要给年轻人一个明确的信号:年轻人值得信赖,能够做出政治决定。这点非常重要,正因为政治决策对生活环境和社会大多会造成长期的影响。

我看到这些简洁明了的解说,真的好以我的第二个家乡为荣啊!也太赞同「年轻人值得信赖」这句话。为什幺要鼓励年轻人参与政治?就是因为他们年纪还轻,还有很长的人生要走,会被政策影响最久的,就是他们。

从小在家以及学校都不会刻意避开政治议题,家长更不会说「乖乖念书就好,政治好髒你不要管。」反而会希望孩子早一点了解民主过程运作。简单来说,政治不过就是生活中的一部分,没有必要刻意避免,也不需过度渲染。

这里当然也不乏政治冷感或超级政治狂热分子,我也有朋友看电视时一发现政治新闻就转台,也看过不同理念的人互相谩骂,只差没有跳起来扯对方头髮。不过我觉得这样极端的现象,至少在我周遭生活圈当中,还算少数。

选举到的时候,也会发现,奥地利的选战打起来既温和又安静。没有漫天飞扬的旗帜,街上也看不到震耳欲聋的宣传车,路边的海报墙上顶多会看到大小不一的海报,绝少出现盖住整个建筑物墙面的巨型海报,在比较热闹的地段,偶尔瞧见竞选团队派两三人发原子笔、钥匙圈之类的小礼物(这几年因为流行永续观念,竞选人开始发给民众在家里就可以种的各式香菜种子,还满受到民众欢迎的),造势晚会一般不过就是几十人几百人的规模,上千人就是超级不得了的大型活动了。

这幺安静的选战,我以前都会半信半疑的想着,会引起民众注意吗?会有人去投票吗?会的。这里的投票率都有满漂亮的表现,比如说这二、三十年来,虽然整体上有微微下滑的趋势,但各式投票率大部分依然落在百分之七○到八十七之间,看看其他国家的投票率:美国在二○一六年总统大选的投票率为五十四.七%,台湾在同年年初的总统大选投票率则是六十六.二七%。

奥地利人会把政治当做生活的一部分在关心,也出自一个很现实的理由:不管政治,就等着被管吧!

可能因为奥地利的观光广告里面,老是大打阿尔卑斯山脉牌,还有戴着铃铛懒洋洋的乳牛牌,久而久之,奥地利给人感觉就是温温和和、风景优美的国家。

但是,只要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奥地利人其实非常傲骨。虽然跟北边邻国──德国都是说着同一种语言,但是整体上跟德国人的民族性确实有差别,奥地利人比较散漫(他们还会振振有词的称之为「奥地利人的悠闲魂」)、喜欢钻法律漏洞,也不像德国人有着严谨守法的形象。

而且奥地利人对什幺事情都很有意见,也非常讨厌被管理。原来奥地利人的祖先中,就有剽悍能战、极难征服的盖尔特族,所以除非你遇到的是大德国主义者的奥地利人,不然千万千万别在奥地利人面前说他们是德国人或是日耳曼人,对方可是会马上跟你翻脸的!

我先生陪我回台湾,我跟别人介绍他是奥地利人,因为其实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奥地利在哪里,我就会解释是位于中欧的一个国家,官方语言是德文。对方常常劈头就问德国环境怎幺样?我先生脸色一沉,回答:「我不是德国人,也不住在德国,我怎幺会知道德国怎幺样?」对方不好意思,想要圆场并说:「但你们都是日耳曼人嘛!」这句话对我家这个奥地利人可是大忌,他会回呛:「我是盖尔特人的后代!」很多人一头雾水,根本不知道什幺是盖尔特人。我就会赶快出来解释,盖尔特族的后代分散在欧洲各地,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苏格兰以及爱尔兰人,因为地理和历史因素,所以奥地利人也有盖尔特族的血统。

燃起我对社会议题有兴趣的老师,最主要是我在奥地利高中部的导师,教导的科目有两科:历史以及地理。

奥地利的地理课的正式名称也颇引人深思,叫做「地理与经济学」。为什幺要在地理课上经济学?出发点是,经济与地理彼此影响,人类在不同环境里面都会进行经济活动,不同的地理环境条件也会影响人类的经济行为。老师教我们,地图本身就是一项蕴含地缘政治的物品,同时老师也让我们思考,光是为了石油,就有多少国家大打出手?为了夺取天然资源,世界上发生过多少战争,版图被重新划了多少次?

学校也发给每一位同学一本(不是一张喔!)精装版的世界地图,整本都是彩印,编辑得十分精美,总共一百多页。我高中毕业后,搬家了好几次,在一次又一次的搬运中,中学的课本没有任何一本保存下来,但是这本地图集,我却一直珍藏着。过了二十多年,每张地图的色彩依旧,魅力也依旧,仍然吸引着我。

这本地图打开,首先有二十几页各式各样的奥地利地图(山脉、道路、铁路、气候、人口分密度、工业、农业等,甚至还有狩猎区分布图呢!)再来就是洋洋洒洒四十几页的欧洲地图,然后非洲、亚洲、美洲、大洋洲也都各有二十多页的地图。比如说美国地图里面,不仅有社会阶级分布图示的地图,还有石油油田位置的地图呢!

十来岁的孩子,在课堂上,便已不着痕迹的被启发了对国内和世界各地环境的想望,也奠下了关注国内时事、好奇世界发展的基础。学校课程非常注重学子的思辨能力,听起来像是口号的东西,却真的落实在课堂中。

也就是这样子的背景,大人不会对孩子说「好好念书就对了,其他的事情不要管」,年轻人反而是很早就开始「好好管其他的事情」。在这样的环境培养下,政府能够信赖年轻人,放心的让公民从十六岁开始行使投票权,也就不会让人感到太惊讶了。

光是嘶声力竭呼吁「年轻人是国家未来的栋樑」是不够的,唯有大人放手让年轻人参政,才能让他们一起为国家效力。当然,前提必须是公民有从小培养参与社会议题的态度,也是因为这样的环境,在奥地利全国上下,从乡村小小的地方政府到决定国家政策的国会中,都可以看到许多年轻有活力的面孔,为生活环境和社会努力着。

注释

[1]台湾的参选资格最低年龄设定较为繁琐:年满二十三岁,得参选村里长、乡镇市区代表、直辖市议员、县市议员、立法委员。年满二十六岁,得参选乡镇市区长。年满三十岁,得参选直辖市长、县市长。年满三十五岁,得为监察委员。年满四十岁,得参选总统、副总统。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