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手机和伴侣一起掉到水里的时候,你会先救谁?

热榜玩家 188申博太阳城直属现金网 661浏览

图/Shutterstock

当手机和伴侣一起掉到水里的时候,你会先救谁?

想想这个问题:当手机和你的伴侣一起掉到水里的时候,你会先救谁?

  

好啦,问个正式版的好了:「你一天当中,跟你的手机相处比较久,还是跟伴侣相处比较久?」

  

毫无悬念,我猜不少人会回答是手机(因为伴侣会游泳阿),有些人就算是跟伴侣在相处的时候,也还是离不开手机萤幕——你可能会辩解,我是在工作啊!——不过你知道,这可能会影响你的感情吗? (糟糕这句话像是在对我自己说)

  

心理学家Carlson等人[1]调查了344对伴侣的一项研究指出,如果你在与伴侣相处的时间用手机回复工作上的事(mobile device use for work during family time),那幺:

●可能会有工作与关係(家庭)间的冲突(work family tension)

●产生关係中的压力(relationship tension,对他/对妳都是),甚至吵架。

●他可能会心情不好、想着件事情。然后挂着这个吵架去工作。

●结果他的工作表现也被影响。

换句话说,你在放假/家庭/伴侣时间工作,很可能会产生3种影响(这里用「可能」,是因为Carlson等人做的是相关研究,并没有操弄「用手机工作」这件事):

1.你们会吵架

2.伴侣心情会不好

3.伴侣工作可能会受影响而搞砸

只是放桌上也有影响

你可能会说:「我只是摆在桌上,没有拿起来工作啊,这样也不行吗?」

没错,即使是这样,也可能会有一些影响。

另一组心理学家Przybylski与Weinstein在一项研究中[2]请两个不认识的人聊聊上个月他们发生了什幺事情,中一组桌上摆一本笔记本,另外一组桌上摆放一只手机,结果发现,放手机的那一组在聊天过后的关係品质和亲密度,比笔记本组低,研究者认为,那是因为手机被当作一种「可以逃跑」的象徵,当话题乾掉的时候,其中一个人就可以拿起手机来看看「外面的世界」,而这个可能性,也降低了彼此的亲密感和信任度!事实上,这个研究的第二个实验发现,这样的现象尤其在两个人谈论「有意义的话题」的情况下更为明显。

换句话说,如果你跟他在聊一个很重要的话题,例如:他跟朋友吵架想要寻求你的安慰、他在工作的时候遇到了某些困难,希望你给他一些建议,或者是他想要谈论你们两个目前的状况,但你却把注意力放在手机上面......那幺这种「逃跑」的行为,可能会影响到你们的感情。

感情里的出口行为

其实,当你意识到每一次讨论到一些话题,你就闪躲到手机里面,那幺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手机,而在于你们之间的关係。其实这就是江湖上面盛传的「出口行为」[3],我们透过打电动、刷ig、转身去做别的事情,来避免和伴侣产生冲突,然而我们不知道的是,这样的行为反而让对方觉得冷漠、疏离、降低亲密感、信任感——对方可能会觉得:原来,在我需要你安慰或者是提供支持的时候,你是不会接住我的,是会转身离开的。

  

回到第一个研究,如果两个人都是工作狂,都会在约会的时候拼命工作,其中一个人在工作,另外一个人也被「激励」一边工作,那幺可能就不会产生负面的影响。怕的是,当一方在工作的时候,另一方觉得自己想要「放鬆」的需求没有被接住,觉得不被尊重,那幺后续的冲突才有可能接踵而来。

  

伴侣之间,毕竟比一般人有更多的容忍度和弹性,不像是第二个研究当中的「初次见面的陌生人」一样,只是把手机放在桌上就会有剧烈的影响,但当谈到重要的话题时,能够认真地请听彼此,依然是很重要的。

  

如果你是那个总是用手机逃跑的人,不论是工作或者是回讯息,或许可以回头想想,这幺作不会只是饮鸩止渴,暂时缓解,却带来了长期的疏离?

海苔熊

延伸阅读

[1]Carlson, D. S., Thompson, M. J., Crawford, W. S., Boswell, W. R., & Whitten, D. (2017). Your Job Is Messing With Mine! The Impact of Mobile Device Use for Work During Family Time on the Spouse’s Work Life.

[2]Przybylski, A. K., & Weinstein, N. (2012). Can you connect with me now? How the presence of mobile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influences face-to-face conversation quality.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, 30(3), 237-246. doi:10.1177/0265407512453827

[3]哈维尔.韩瑞斯(1991)。相爱一生 (梁竹君译)。 台北: 联经出版。
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